妖精,是个很妙的词,很暧昧,似褒似贬,呵呵。男人听到这个词会神情亢奋而乐此不疲,女人听到这个词会娇羞一笑或嗤之以鼻。

 

    这是一个专属于女人的词,男人但凡有些妖孽之气,一般会被称为妖怪,而且一般会添加一个定语——老,老妖怪,老妖怪……呵呵,味道与气场顿时就不一样了。

 

    这是一个危险的词,浑身散逸着挑逗的气息,肆无忌惮的展示着诱人的姿态,人与妖,本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物种,呵呵,显然,这种未知世界的诱惑,往往会强烈的刺激着男人骨子里潜藏的征服欲。而对于男人来说,征服,是世界上最有诱惑力的词汇之一。

 

    这是一个有底蕴的词,如果将之仅仅相关于姿色,就颇显得有些肤浅了。这是一个与气质、内涵、韵味、灵性息息相关的词,与以色事人,碌碌平庸背道而驰,也正契合了男人对于生活一切美好的渴盼,于是乎也就有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了。

 

    江南一脉,湖光山色,吴侬软语,文人豪客多眷恋于此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江南历代盛产妖精。昔日,白娘子、西施女、祝英台、苏小小,排排坐都是这里传说千古的妖精;后世,戴望舒的丁香姑娘、胡适之的曹佩声、郁达夫的王映霞、徐志摩的林徽因,也都是这里的妖精。一个一个都能把这些满腹才情的当世名流迷得神魂颠倒,迷得不辨东西。

 

    妖精们大都喜欢折腾,妖精如果不折腾也就不是妖精了,在这些妖精不断的折腾中,妖气倾城,成就了一些或风雅或忧伤或凄美的传说,让芸芸众生唏嘘乐道。

 

    妖精施绛年的折腾,成就了戴望舒的《雨巷》 :撑着油纸伞,独自彷徨在悠长、悠长又寂寥的雨巷。我希望逢着,一个丁香一样地,结着愁怨的姑娘。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,丁香一样的芬芳,丁香一样的忧愁,在雨中哀怨,哀怨又彷徨……字字句句,妖雨妖风,让才情超群、身材高大却满脸麻子的诗人永远走不出那条幽深的雨巷,在一个不可能的丁香姑娘身上,浪费了一生的时光。

 

    妖精曹佩声的折腾,虽未得善果,却也颇显妖精本色。让“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,旧伦理中新思想的师表”胡适在西山寒夜里写道:山风吹乱了纸窗上的松痕,吹不散我心头上的人影。并在《西湖》中隐喻:十七年梦想的西湖,不能医我的病,反使我病的更厉害了……这回来了,只觉得伊更可爱。而曹佩声在生命的最后旅程,在胡适回乡的必经之路上架起杨林桥,并要葬在桥边,如此寓意颇深的举动,也是只有妖精才能绽放的最后的光芒吧……

 

    这二位不算是倾国倾城的女子,却绝对是妖精的典范,同时也说明,妖精,不一定需要美貌,也能惊起满城妖气……

 

    而“杭州第一美人” 王映霞晚年回忆称:“如果没有前一个他(郁达夫),也许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,没有人会对我的生活感兴趣;如果没有后一个他(钟贤道),我的后半生也许仍漂泊不定。历史长河的流逝,淌平了我心头的爱和恨,留下的只是深深的怀念。”轻描淡写之间,却依然让人隐约可见其“天下女子数苏杭,苏杭女子数映霞”的风姿,年华向晚,妖风依旧,直接说明了,妖精,与年华无关,再老,也能舞得妖气倾城……

 

    林徽因,一生诗意千寻瀑,人间万古四月天,这个让徐志摩、金岳霖、梁思成魂萦梦牵的女子,容貌、才情、智慧、学识、气质、谈吐、穿着,无不让人心折,妖精的典范。而她在徐志摩死后“八宝箱”之争中,巧施手段,凭胡适而得《康桥日记》,妖气之盛,前无古人后无来者……

 

    呵呵,读到这里,大家应该可以看出,妖精对于那些才子人生影响之大,同时,我想妖精对于中国文学的影响也是巨大的,间接地推动了文学的发展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是这些妖精的风华绝代,造就了那些传唱千古的忧伤的美好的雅致的文字……

 

    这些著名的妖精都已逝去,她们的传说,她们的爱恨,也已尘归尘土归土了,随风而逝,只留了些许残破的片段存于时光的缝隙里,偶尔晃过阳光,闪烁一下而已。而我们身边,也有这么一群妖精,她们穿梭于软红香土之间,或巧笑,或优雅,或妖娆,不经意间,一个眼神,一句娇嗔,一个动作,激起红尘一汪涟漪,活色生香,妙不可言。

 

    妖精最妙的,是在酒桌之上,话说男人最好的下酒菜,就是花生、妖精和猜拳行令,呵呵。有妖精在的酒局,酒水至少要多消耗一倍。而妖精们往往旁观着这些酒局上的风起云涌,诡笑着,添柴加火着,游走着……

 

    妖精多好色,对于食物也是如此,呵呵,所以一般我捉刀的酒局,我总会做一些讨妖精欢心的菜色,并且当着妖精们的面特别点出,使我免了不少妖精谈笑间灌下的黄汤,呵呵。

 

    在有苋菜的季节,我家的酒局之上必有苋菜,无论是上汤苋菜还是生炒苋菜还是苋菜汁染色的面点,那一抹妖媚的紫红,总是能第一时间吸引妖精的眼神,而我不失时机的介绍,苋菜不仅色冠群菜,而且富含花青素,花青素是人类发现的最强的抗氧化剂,它的抗氧化性能比维生素E高出五十倍,比维生素C高出二十倍,对人体的生物有效性是100%,号称口服的化妆品,爱美的女子决不能错过。忽悠得妖精们眨巴着梦样的大眼睛,纷纷将苋菜纳入樱桃小口,染红贝齿的同时也忘了将黄汤灌入我的血盆大口,呵呵。

 

    看着眼前的秀色可餐,觥筹交错之间,因为妖精的一言一笑而隐约飘荡着一层妖气,呵呵,妖精的盛宴,妙,妙,妙,喝……

 

    甲午年己巳月己卯日,楚人心蓝,荡舟南湖……

责任编辑: 若水3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