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馆子吃饭,点菜是个难题。

 

    除非是和相熟的友人一起,我一向不会主动揽下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,但是,别人非把菜单向你推来不可。

 

    要是我做东,绝对不会推托。换成别人请我,或者大家各付各账的场合,叫得太贵,对方又不是你冤家,太便宜,反过来被人说没面子,中间量把握的难度,是世界级的。

 

    “不,不,不,我不会点菜。”明知没用,也推辞一番再说。

 

    别人才不会放过我。“你是所谓食家呀!”先收到一通恭维。好吧,再不从命,更致命的讽刺就要接着来,结果胡乱叫了几个菜,反响平平。

 

    “原来所谓食家,也不过如此。”那些人嘴上不说,看表情就知道,心里多半阴阳怪气。

 

    唉,只好当哑巴亏吃进,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,扮哑巴就是。

 

    点菜之难,难于上青天也。

 

    首先,大家口味都不同,对食物的理解也不同,我认为是天下美味的,或许你并不欣赏,我之蜜糖,你之毒药,司空见惯。怎么说吃东西都是一件主观事,强迫不来。

    是自己有过数次经验的店家倒也罢了,来到完全陌生的地方怎么下手?通常,我安排的馆子,第一次去的话,一定会预先做好功课。临时拖我下水,就没什么办法了。

 

    如果是家特点鲜明的铺子倒也好办,各个菜系的名菜,多少懂得一些,按这个路数下单,应该八九不离十吧。最可怕的是这家店玩Fusion概念,八大菜系通吃,外加日韩东南亚,到了这个地步,神仙也挠头。

 

    实在不行,就叫菜单上的招牌好了,退一万步,请服务生推荐几道,要是这些菜式也做不好,三十六计,走为上策。

 

    和服务生商量这一招,不到万不得已,千万别用,不然,有你好看。

 

    那天到家久未去的台湾餐厅,但从前我是常客。服务生殷勤上前。

 

    看菜单,没什么变化,熟门熟路地点菜,“破布子蒸鱼。”

 

    “有股怪味,先生,换一样吧。”服务生愁眉苦脸地说。

 

    破布子是台菜常用食材,哪来的怪味?好,天气大热,来碟咸蛋黄炒苦瓜也行。

 

    “有点腥,先生,请再换一样。”

 

    “那么XX大虾?”也许嫌太便宜,我叫个贵菜总OK吧。

 

    “会不会太辣?”

 

    忍无可忍地还击,“只要一听可乐,喝完就走,谢谢。”

责任编辑: 若水3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