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人的地方便有食物,人会行走于是食物也就随之流传。人和人会相遇,食材之间随之碰撞融合。

 

    口蘑遇到冬笋就是南方遇到了北方,相遇让两种最淡的食材,激发出最浓郁的鲜香。

 

    花椒是地道的中国西南香料,辣椒确是万里之外传入的食材,有了这麻与辣的碰撞,溶于一锅,便有了闻名天下的四川火锅,这一锅已不是简简单单的一种食物或者吃法,活生生的大熔炉,烫出世间万千美味而欲罢不能。

 

    盆菜是食材的汇聚,满满一盆汇聚万千,其间也暗含了人与人的聚合。

 

    中国历史悠长,变迁颇多,于是便会有了食物、口味的更迁流转,杭州与开封南北古都却同样有着糖醋鱼和灌汤小笼,而一碗片儿川更是道尽了历史的离散变迁。老上海的西餐是外来与外来的相遇,感觉更像是混搭的西餐。新疆的大盘鸡则是类似四川火锅一样的大融合,也有着类似援疆兵团来自五湖四海的相聚。

 

    宝岛与大陆,一条海峡隔断了不知多少相聚,隔不断地是乡愁是味道,眷村的牛肉面和自贡的盐工菜就有着兄弟一样的渊源,而二两面更像是一碗重庆小面。一份淡菜,带去的是味道,吃出来的却是亲情。

 

    相逢既是一种缘分,无论时间变迁,空间阻隔,味道就是这缘分的证明。

责任编辑: 若水329